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咬伤执法人员 应如何定罪?


司法网络

范庆东

故意传播艾滋病涉及哪些罪行?是否应该“故意传播艾滋病”?

 门诊专家: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祁其林教授

北京师范大学刑法教授黄晓亮

范庆东,北京中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专家观点:

如果您知道自己患有严重的性传播疾病并从事卖淫或卖淫,则构成传播性传播疾病的罪行。确定性传播疾病的罪行是以性交易为前提的。

◇根据司法解释,故意传播导致他人感染艾滋病毒,无论是否以货币交易为基础,并因故意伤害而被定罪和处罚。

◇如果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故意在公共场所传播疾病病毒,引起未指明受试者或大多数人的恐慌,可能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的危险方法。

我已经指出,应该在刑法中增加“故意传播艾滋病”,以便有意制裁艾滋病。但是,也有声称现有规范并不缺乏,充分应用也可以对预防犯罪产生积极影响。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法院在实施中遇到了暴力抗法。两名执行人员被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咬伤。在抵制执法过程中,艾滋病病毒携带者也高呼“我有艾滋病”,这给各方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如何界定艾滋病的故意传播,记者注意到,无论是在实际世界还是在刑法理论界,都得到了相当的关注。有人指出,应该在刑法中增加“故意传播艾滋病”,以便有意制裁艾滋病。但是,也有声称现有规范并不缺乏,充分应用也可以对预防犯罪产生积极影响。

病毒携带者涉嫌故意伤害被批捕

据媒体报道,由于房地产纠纷,南京太原公司起诉宝龙公司并得到雨花台区法院的支持。今年5月,该案正式进入实施过程。 6月17日,执行法官刘和法警,文员和太原公司的律师到房地产办公室了解情况。在执行过程中,律师倪某和感兴趣的利益相关者宋某发生了争执,宋猛击了他的拳头并击败了倪。刘法官看到了这一幕,并立即用元帅控制了宋。

事情正在转变。宋的儿子宋某某看到他的父亲被行政人员控制。他抓住刘法官的手臂咬了一口,导致他的皮肤破裂出血。紧接着,宋某大声说自己是艾滋病患者,群众立刻陷入困惑和恐慌。

在随后的执法过程中,宋某还伤害了王某的行政人员,并向雨花台区法院执行主任吐了口气,同时仍在煽动亲友阻挠执行,直到最后的制服。经过调查,宋某被诊断为3年前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并长期接受相关治疗。

“这种叮咬是执行公务的司法人员的行为。这是一种暴力侵略,涉嫌妨碍公务。”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齐麒麟告诉记者,如果袭击者是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最终将导致正义。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损害他人的健康,也构成故意伤害罪。这是故意攻击和阻碍公务的想象性合作。根据刑法的规定,最终将受到故意伤害的严厉惩罚。

截至记者发稿时,记者获悉,肇事者宋某某故意咬伤并抓伤行政人员,因为他知道自己携带艾滋病病毒。涉嫌故意袭击被当地检察院逮捕。

与此同时,两名被刮伤和咬伤的高管都接受了医院检测,未感染艾滋病毒,但根据医生的建议,他们需要在六个月内接受检查。雨花台区法院的工作人员表示,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或病人很少会故意咬执法人员履行公务。

根据“严重的其他严重伤害个人健康”的定义,故意伤害罪应当对艾滋病的故意传播予以处罚,可以实现犯罪与惩罚的一致性,从而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刑罚的差距。犯罪受到监管。在以货币为基础的性交易的情况下,如果该人携带艾滋病毒,则构成传播性传播疾病的罪行。近年来,这种情况呈现出很高的趋势。

 名副其实地适用故意伤害罪

自2015年底以来,广西桂林一名男子故意隐瞒病情,多次与女妓发生性关系,故意不采取任何安全措施。在被捕并被绳之以法后,2017年,当地法院裁定他的行为构成性传播疾病,因为江的行为违反了他人的身体健康和社会管理秩序。他判处江泽民两年有期徒刑,罚款8000元。

2018年5月,余某仍在北京朝阳区的某个地方从事卖淫活动,同时知道自己患有艾滋病。最终,法院判处他因性病罪被判处一年徒刑,并处以5000元罚款。

“如果你知道你患有严重的性传播疾病并从事卖淫或卖淫,那就属于性传播疾病。依法判处你五年徒刑,刑事拘留或控制,从医学的角度来看,艾滋病得到了认可。严重的性传播疾病没有问题。“齐麒麟说,性传播疾病的鉴定是以性交易为前提的。 “在现实生活中,有些人使用”一夜情“或交朋友,与他人发生性关系以传播疾病。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导致病毒对他人的健康造成严重伤害,它可以他说:故意伤害受到严厉惩罚。第三项“人体健康的其他严重伤害”是指“严重伤害”,并因故意伤害而被定罪和处罚。

“如果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故意在公共场所传播病毒,在未指明的受试者或大多数人心目中引起恐慌,可能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的危险方法。”北京师范大学刑法学教授黄晓亮说。

取证难导致鲜有故意伤害罪个案

虽然法律已经规定,但记者发现很少有人因故意伤害而故意传播艾滋病毒。

在这方面,专业人士指出,获取证据的难度是造成上述问题的重要原因。艾滋病的潜伏期很长。很难说哪种一次性行为导致了感染。在犯罪者面前还有其他感染源吗?因此,在司法实践中,有必要惩治和惩治性病罪。此外,艾滋病毒感染的受害者经常选择留下来以避免泄露自己的身份。

存在是不合理的。业内人士指出,这种做法在实践中不仅侵犯了案件受害人的合法权益,而且从刑法的角度来看也是不公平的。从医学角度来看,梅毒和淋病作为一种疾病,有治愈的可能,五年的监禁,控制或刑事拘留,其行为的社会危害是等同的,符合犯罪原则的原则和惩罚。 “如果故意传播艾滋病病毒仍然被认为是性传播疾病犯罪,那么这显然与定罪和惩罚原则不一致。”范庆东说,艾滋病毕竟不是一种可治愈的疾病。

是否该增设“故意传播艾滋病罪”

根据第五次全国艾滋病学术会议发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6月30日,该国报告说有超过82万人感染艾滋病毒和艾滋病。

面对这种情况,民进党中央专家分析了2008年至2017年艾滋病流行的变化。专家分析说,中国艾滋病防治形势发生了变化。艾滋病疫情很复杂。在艾滋病流行模式中,药物使用的传播已大大减少。大多数性传播。

为此,在国家“两会”的提案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委员会在建议加强青少年性教育的同时,要求在刑法中增加故意传播艾滋病的罪行。严厉惩罚故意传播者 - “知道你感染艾滋病,但隐瞒在真实情况下,如果你在与性伴侣的关系之前没有告知对方,另一方就会感染艾滋病。如果你是感染超过三人或有其他严重情况,您将被判处五年徒刑并被罚款。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没有看到建立“故意传播艾滋病”的号召。除了民主进步力量中央委员会的建议之外,只要有故意传播艾滋病,也有人要求有罪。这比“导致他人感染艾滋病”的结果更具影响力。

“单独'故意传播艾滋病犯罪'的建立可能会对法律产生更好的影响。”但齐齐林认为,没有必要通过额外的项目解决问题。“也有可能讨论这个问题。”目前,性传播疾病的犯罪构成,例如是否仍然需要限制卖淫,“他说。”

“从提案到成立,犯罪必须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你能使用现行法规,你也可以发挥法律的威慑作用。”黄小亮说,在艾滋病患者中,选择一个故意传播和报复社会的人只是其中之一。小部分。

但是,在新犯罪的支持者看来,有必要加大对故意艾滋病毒传播的有效覆盖面,全面规范和应有的惩罚力度,增加故意传播艾滋病的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