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父亲向章莹颖父母鞠躬10秒:为何“不对等的道歉”会很尴尬?


  

  章莹颖案告一段落,因为12名陪审员未能对“死刑”达成一致认同,章莹颖案罪犯“克里斯滕森”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不得保外就医、不得减刑,他的余生将在监狱中度过。罪犯的父亲在法庭过道上,向步出法庭的人和章莹颖父母深深一鞠躬,大约持续10秒钟。

  是的,儿子犯下大错,为父母的确实也是深感惭愧。虽然,他们的儿子保住性命,但是,活罪难逃。不过,比起章莹颖的亲人来讲,凶手的父母终究背负着沉重的包袱。一方面,儿子犯下大错,身为父母难免感到沉重;一方面,儿子的余生要在监狱度过,自然也是一种人间之悲。

  所以,对于向“章莹颖父母鞠躬10秒”的行为,除却表示人道主义的道歉,更为深层次的表达里,潜藏着对于儿子罪行的深深惭愧。当然,在整个案件的审理过程中,我们很清晰的看到,父母对儿女的真挚之爱。无论是痛失爱女的章家父母,还是极力保全儿子的凶手父母,都在告诉人们,在善恶面前,人性最真。

件地告知我们莹颖的下落,如果你的灵魂中还残留有任何人性,请帮助结束我们的煎熬,请让我们带莹颖回家”。

  然而,判决既然已经宣告,改变的可能已经很小。但是,对于章莹颖的下落,是该有个说法。甚至,我们发现,最好的道歉,就是告知受害者的下落。否则,即便鞠躬再久,也都显得很尬。当然,这并不是凶手父亲的错,而是作为“克里斯滕森”而言,本来就显得不够真诚。

  当然,对于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来讲,我们很难要求他有较大的改观。说到底,有些人的坏,早已渗透进骨髓里。所以,无论是死刑,还是终身监禁,可能都难以改变本性之中的坏水。甚至,当报道里提到,是父亲鞠躬,而非“克里斯滕森”鞠躬时,就足以证明,有些恶永远不会消散。

  道歉的范畴里,最核心的问题是“有所反思”。而凶手父亲向章莹颖父母鞠躬10秒,只能说明是家属表示遗憾或抱歉,至于凶手的态度,父母是不能代替的。因为,在道德的秩序里,真诚才是硬通货。所以,最基本的标准,也要当事人出面。

  于此,这样的道歉,只能说是变相的拉仇恨,非但得不到公众和章莹颖父母回应,反而会迎来更多反感。我们试想,凶手死刑泡汤,爱女下落不明,这样的道歉简直一点价值也没有,尤其,还不是本人出面,就显得更加让人搓火。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失败的道歉。无论形式再怎么显得严谨,可在没有反思的态度里,最终只能得到零回应。在悲剧的秩序里,最重要的不是能不能找回过去,而是要让人们知道,最起码的悔改里,要有足够的真诚和反思。要不然,道歉就成为一种拙劣的表演。

  众望所归的“死刑”没有实现,道歉自然就成为一种“假慈悲”。说到底,章莹颖的父母,最期待的就是凶手被死刑,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已故的爱女得到某种生命的尊重。可惜,不同的地域,法理的秩序不同,呈现的结果也不同。可是,善恶因果常在,就算“克里斯滕森”不会死刑,终身监禁也会成为他的煎熬岁月。

  而对于他的父亲,鞠躬10秒,到底是道歉,还是感到庆幸,似乎也是较为复杂的。我们相信,作为凶手父亲,在听到不会死刑的判决时,总会感到些许幸运。但是,他却忘记,在罪恶的对面,章莹颖父母正在煎熬的面对不对等的判决。

  甚至,最让人揪心的是,女儿至今下落不明,这也是案件让人最不甘的地方。坦白讲,死刑和终身监禁,对于凶手都算得上致命的一击。可是,当受害者还没有找到的时候,或许只有死刑才算得上伸张正义。而这也是本案中,人们最在意死刑的根本原因。

  事实上,鞠躬的人应该是“克里斯滕森”,而非他的父亲。无论怎样,他能保住性命,最该感谢的还是他的父母。可是,在最终的审判里,他依旧是一个长不大的巨婴。无论是直面罪行,还是反省过错,他都将自己的父母推上案板,不得不说,“克里斯滕森”一直在逃避。

  我们理解一个罪犯对于死亡的恐惧,但是,我们不理解的是,在面对自己的罪行时,毫无忏悔的丑恶之态。据悉,“克里斯滕森”在听到判决结果后,低下头微笑,并看向他的家人。我们不知道他意欲何为,但是,在如此的场合下,总让人感到些许无耻。

  就如联邦检察官约翰米利舍尔说:“克里斯腾森将在监狱中度过余生,他将为他的可怕的行为在监狱中死去,这是他应该做的”。但是,这也只是法理层面的强制措施,而对于“克里斯滕森”而言,终究还是没有走向对等的道歉,所以,就算案件终结,追问还是会继续发酵。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