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企业“变”中谋“进”迎接新挑战


9月1日,中国企业联合会和中国企业家协会发布的2009年中国企业500强名单显示,中国500强企业规模继续快速增长,营业收入79.1万亿元,同比增长11.14%前一年,总资产299.15亿元,比上年增加24.89万亿元,增长9.08%。上市企业进入门槛亿元,比上年增加16.36亿元,连续第17年增加。

业内人士表示,在新的经济形势下,中国的大企业正在从大到强,从更快到更好。随着新技术,新产业,新形式,新模式的出现,以及产业竞争格局的重塑,大企业的巨变将面临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

经济效益得到显着改善

根据中国500强企业发展报告,2019年500强企业营业收入为79.1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1.14%。其中,中国服务业500强的总收入为37.63万亿元,同比增长9.77%。中国500强制造业总收入为34.92万亿元,同比增长9.67%。 500强服务业增长率略高于500强制造业企业。

从净利润来看,中国500强企业2019年实现净利润3532.095亿元,比上年增长10.28%;中国500强企业2019年实现净利润9767.29亿元,同比增长19.44%,增长0.26个百分点,连续三年保持在19%以上。

扩大1000亿企业俱乐部。 2019年,中国500强企业中有194家的收入超过1000亿元,比去年的172家增加了22家。 亿企业实现营业收入62.11万亿元,占全部企业的78.52%,比上年提高2.85个百分点。

在这方面,中国企业家协会副研究员高锐表示,行业集中度的提高是中国大企业不断扩张的主要原因。她说,虽然随着经济结构的调整,中国很多行业的高增长红利已经消退,但随着行业进入稳定阶段,大头企业的竞争优势不断增强,强势和强势现象很突出。

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中国工业“空心化”现象有所缓解,非银行企业与银行公司之间的利润差距明显缩小。据报道,中国企业20强中的33家金融企业实现营业收入120,100元,净利润1.71万亿元,分别占所有企业的15.18%和48.3%。其中,19家银行的净利润为1.47万亿元,占全部企业的41.5%,中国企业500强企业的银行净利润持续下降。与此同时,前50家非银行企业中的2019家中国企业净资产率为8.34%,同比增长2.47个百分点。

“非银公司的盈利能力继续提高。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变化。“高锐表示,非银行公司盈利能力的提高意味着银行与实体之间的利润正趋于均衡。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中国大型企业,特别是大型企业的制造企业的盈利能力需要提高。”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江平表示,制造业企业的平均利润仅为2.59%,低于前500强中的4.73%。平均%远远低于前者的6.57%。世界500强企业。这意味着中国仍然存在制造业生产支持不足和制造业使用生产要素效率低等问题。

新旧动能加速转换

自2018年以来,中国新旧动能加速,工业经济继续向中高端发展,500强产业结构和企业内部产业结构得到调整和升级。

中国企业联合会会长王忠禹表示,中国现代服务业,高端制造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增长势头明显。数据显示,2018年高科技制造业和装备制造业的增加值分别比上年增长11.7%和8.1%。增长率高于规模以上工业增长率5.5和1.9个百分点,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的13.9%。和32.9%。

自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企业研发投入大幅增加。 2019年,中国500强企业的研发投入总额比2013年500强企业的研发投入总额增长了79.96%,年均增长率为10.29%。具体而言,前20家中国企业中有426家公司提供了研发数据。据此计算,企业研发总费用为9,765.48亿元。研发投入与其自身相同,426家公司的研发投入同比增长21.71%。公司平均研发投入22.92亿元,比上年平均研发投入21.01亿元增长9.11%。

新动能不仅是企业的增长点,也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增长点。山东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刘家义表示,山东省是中国第一个新旧动能转换试验区。 2018年,山东集中精力培育十大产业,包括人工智能项目和大量新技术,新兴产业和新产业。商业模式和新模式即将问世。 “新动能创造对GDP的比例从2016年的39%增加到2018年的48%。”

巩固“基础”,追求高品质发展

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经济经历了长期的“建设”和“改革”,也经历了几轮洗牌,迎来了一个快速增长的时期。以世界500强企业为例,从1995年开始,其中只有三家上市,包括中国银行,中化集团和中粮集团,到今年,中国上市企业数量达到129家。经过17年的发展。中国500强企业入门门槛不断提高,已超过2002年初步发布的20亿元门槛的16倍,中国企业发展迅速。

“但是,面对新的经济环境,中国的大企业应该主动参与供给方的结构性改革,进一步巩固实体经济发展的基础,抓住发展机遇。”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秘书长赵晨新说。

赵晨新说,要巩固“三去一补”的成果,把发展的立足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注重利用技术和规模效率,形成新的竞争优势,促进供给连锁,产业链,价值链上下游企业相互配合,共同发展,提高整体供应质量和供应水平。

王江平说,中国经济发展已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要实现从制造业到制造业的高质量发展,必须立足于新时期经济发展的特点,更加注重企业的发展质量。

“提高产业基础的能力和水平是预防和化解制造业重大风险,促进中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中心任务。”王江平指出,大企业往往是产业链的核心,在加强基础和提高水平方面具有很强的示范带头作用。

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朱明浩也表示,未来企业应着眼于建立共同的技术平台,解决各个行业和领域的关键共性技术问题,充分发挥创业精神和工艺。培养了一批具有“专业,专业,新颖”的隐形冠军企业。支持上下游企业加强产业协同,增强产业链的弹性,提升产业链水平,形成更加创新,增值的产业链开放式合作。 (记者梁倩)

编辑:林培尧